拴住时间的脚步

来源:法商时代发布时间:2017-04-23浏览次数:27编辑者:法商时代

       记者    周文琪

   心灵之岛——马尔代夫

    俯瞰马尔代夫无垠的海面星罗棋布着一个个如花环般的小岛,犹如天际抖落而下的一块块翠玉。小岛中央是绿色的,四周是白色的,而近岛的海水从淡蓝、浅蓝到到深邃的蓝,仿佛是印度洋的一片蓝色的天鹅绒毛,而在这片绒毛上则缀饰着一串串的翡翠和绿宝石。  
    就像它那副经典的广告画一样,在两株椰子树的中间,蓝天碧水相连的地方停靠着一艘白帆船,整个椰子树的树影是浑然的墨绿,同外面的阳光暖色调形成极大的视差,马尔代夫给人的错觉就是,时间在这里凝固了。   
马尔代夫始自航海发现,马赛人和阿拉伯人的船只在这里找到了它们可以抛锚的宁静海港。在短暂的停泊期间里他们发现了在这个袖珍岛国上生活是那样惬意,便纷纷留在这里成为了最初的居民。马尔代夫的岛屿实在是太多了竟然有1200座;马尔代夫的岛屿又实在是太小了,有的岛屿竟然可以在一刻钟里步行速度绕上一圈。   
    在马尔代夫有两件事是旅游者来这里最大的享受——潜水和垂钓。这里是非专业潜水者的天堂,在水下30米的深处,海底披上一层梦幻般的颜色,你身边的海底植物和脚下的砂石都是摇摆不定的,仿佛深处的海水赋予它们以别样的生命力,而小鲨鱼和魔鬼鱼好奇地围着你上下打量。或许,在每一个潜水爱好者的心里最期待的事情便是能有一次与鱼共舞的机会,而在马尔代夫你却可以轻而易举的实现。不管你是不是熟稔此道的老手,都可以在马尔代夫的珊瑚礁上钓起一尾大石斑鱼,在为自己的收获欣喜之余,看着傍晚浓醉的斜阳,把目光和心情一起放在马尔代夫此时似要渐渐睡去的安详海面,你会觉得自己拥有无限的时间和空间。   
    马尔代夫的岛屿虽然是被海水相隔的,但却有‘多尼船’连接它们。这是一种古老的交通工具,2000多年来人们一直使用它,从桅杆到船身,从帆布到缆绳无一不来自椰子树。由于每个岛的面积实在是太小了,政府在开发这些岛上的旅游业时,基本是按照‘一岛一酒家’的思路来的,如果你吃腻了一个酒店的饭菜或者看够了一座岛上的风景,想换个新鲜的话那没问题,自己划着船,爱去哪家去哪家。马尔代夫就是这样在狭小的地理空间里给你来去的自由,它的岛屿间的距离绝不是海南岛与火地岛之间的概念,甚至你可以自信到认为跳下去一口气就可以从甲岛游到乙岛。     
    在马尔代夫的浅滩上铺着一张浮垫,晒上那么一小会儿日光浴是世界上最棒的事情。海风从某个可爱的角度淡淡地吹过来,缭乱你的头发又掀起你手上书页的一角,多么自然,多么惬意,充满让人惊喜的诗意。而俯查水中品类之胜,那些你无法叫出它们名字的小鱼不知劳累地游来游去,似乎真有些庄子那种‘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的逍遥游境界。   
    马尔代夫的首都马累非常小,几乎不能堪称一个国家的首都。在这里,10万人住不到3平方千米的城市里,没有柏油路,没有机动车,只有高高瘦瘦的英国式老房子。人们步行在白沙道上,最多也就骑自行车。街头上赫然耸立着伊斯兰教的白色建筑,哪些建筑诞生在17世纪,岛民至今多信奉伊斯兰教。苏丹公园几乎可以算作这个国度里最为古老的历史痕迹了,曾经一度遭到破坏几至丧灭,劫后余生的部分亦因此变得更为宝贵,在阳光下静穆地矗立着,为这个国家的历史默默地作出了注解。马累是整个国家的超级市场,人们拥到这里采购自己生活和生意上的所需。此间的居民简单朴素地活着,不喜欢浪费,也不喜欢争吵,新鲜出海的水产在马累的鱼市被源源不断地供应给每个岛民和慕名前来的游客。  
    在马尔代夫生活感觉就是太闲适。这一刻太微妙,时间在外部的世界里点滴地流去,你却发现这好像与你无关,不必担心上班的钟点,不必担心某个约会,不必担心考试,不必担心变老。生活在马尔代夫,时间就停顿了,你想做的或不想做的都成了自己生命中的主宰,一切都刚刚好。
                             殇情雪国——北海道

    北海道在日本的位置就像日本在世界的位置,都是极东的。在北海道,人们的视线里有最完整的地平线,人类的一天就从这里开始,白昼从这里睁开它的眼睛。   
    读过川康成《雪国》的人,应该会喜欢这里,尤其是它下雪的季节。北海道无冬天不雪,无雪不冬天。北海道人对雪的热爱到了痴迷的地步。当秋风吹起枫叶刚刚红过的时候,北海道人就迫不及待地等着下雪了。  
    雪对于这个地域实在是太重要了,从它的作物到人们的生活习性都表现出对雪的依赖和普遍性的适应。这里的雪往往是厚的,一夜之间下个尺把深是没有什么问题的。降雪的最大受益者恐怕要数麦子了。冬小麦在冬季来临前长出茁壮鲜绿的叶子,但在冬季里,这些叶子的大部分都要枯死掉,因为冬季里是没有那么高的温度和充足的养分供应它们的,这时候的麦田望上去就是一地青黄。雪季里,白雪为这些麦田盖上厚厚的被子来保护它们的根不被冻死,而一旦温暖的春天来了,融化的雪水就渗进泥土里,为麦子作第一次春灌。  
    札幌之雪是久负盛名的,札幌市每年一度的雪节在这里的大通公园举行。在札幌可以把像雪节一样值得人们期待的节日除了除夕,怕再也没有了吧。雪节里人们以自己的想象力和创造力为冰雪赋形,甚至卡通人物、小说和剧情人物,譬如‘悟空’和‘桃太郎’。这样的节日并非仅仅是属于某些艺术家的,而是全民的。 
    在北海道你总能找到一些并非纯粹的日本式东西,比如说地名。这里的地名古怪极了,几个看起来根本不会发生什么语义关系的汉字放在一起就构成了许许多多极富诗意的地名,阿寒、美瑛、小樽、富良野、定山溪,甚至有些地名是无法用汉字来称呼的。这是和北海道的历史有关的,这里原来居民有着团结的集体和非凡的智慧,却没有文字,一切都是口口相传。   
    北海道岛屿和火山的地形为其创造了足够的可供人们开发的资源,雪山、湖泊、温泉、港湾、海渔等,啊寒山公园就充分地表明了这一优势,公园由雌、雄啊寒山和三湖组成,山山水水间展现了一个地质岛国的美。雌啊寒山尚在活动中的火山,从它烟雾缭绕的火山口,可以望见有巨轮航过的鄂霍茨克。啊寒湖外观呈现小乔的菱形,在雌、雄二山的怀抱间,像它们眉清目秀的孩子。硫磺山上充满了火山活动的景致,火山喷气孔的周围堆积着层层的硫磺结晶,这样的喷气孔全山有几十个,喷出的烟雾缭绕于山间。 
    温泉是北海道给人们带来的最应景的礼物。在日本可作为审美享受的活动有二,一是雨里看樱花,二是泡在温泉里看落雪,前者在日本各处都是可以看到的,而后者非在北海道则不够味道。  
    关于北海道永远也没有一个讲述者的笔力,好到可以比得上你的双脚在这个岛上走一遭来得实际和明确,你的心会对这里的神往中变得莫名地喜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