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的温暖

来源:法商时代发布时间:2017-05-13浏览次数:11编辑者:法商时代

                                   记者胡敬璇



漂亮姑娘和乞丐先生

    2016年的夏天,我在西宁的一个很具有民族特色的店子里逛着,我从店里侧边厚厚的透明装饰玻璃看到了外面。不远处有一个四肢残缺、衣衫褴褛的人,他是一个乞丐,缓缓的朝前爬行着。我所在的店没有后门,当我想着要不要从前门绕一圈去给他的布袋里放钱时。当我还没有想出结果的时候,眼前的一幕吸引了我的目光,一位打扮靓丽的漂亮姑娘,站在乞丐先生的面前,默默地蹲下,将他扶起坐正靠在路边墙面上。从书包里拿出一瓶矿泉水拧开,慢慢的喂给乞丐先生喝。漂亮的女生和褴褛的乞丐,本就是鲜明的对比。来往的人流在路过时纷纷放慢脚步,有人拿出手机拍照,那堆人里也包括在玻璃后目睹了整个全过程的我。那姑娘一直都在喂乞丐先生喝水吃面包,没有在意身边的或善意或嫌弃的目光。全程亲力亲为,夜色有点暗,我看不清姑娘的脸和乞丐先生的表情,只看到乞丐先生的嘴巴长得大大的,姑娘的手指夹着面包放了进去。也不知怎么,就觉得那水和面包看起来异常的美味。这幅场景每每想到都觉得一丝暖流划过心中。

  

卖光的菜

买菜的方式,除了菜市场之外还有其他的吗?我想到的就是自己种菜的老人每天背着两担子菜,穿梭在大街小巷里,摆摊在行人匆匆的路边。等着把菜买完。在夏天某个很平凡的午后,我和我妈吃完饭出门散步,路边有一位老人,头发已白了大半,衣服看起来有些年头了,额头上的汗珠随着皱纹滑下,席地坐在路边的地上。摆在路边的深篓子里还有着半篓芹菜。我妈过去问了下菜怎么卖,我没有在意他们的对话,来回的踱步,想让我吃饱的胃多消化消化。等我回过神时,老人手里已经慢慢的装着芹菜,红色塑料袋套着满是绿色的芹菜。我妈一边付钱一边说着正好这两天想吃芹菜了,家里也没有。在将所有芹菜装好时,跟老人说,菜卖光了,就早点回家。然后拎着菜继续溜达,离开时我看了看老人,低垂的眉眼中盛满了感激。草草的收拾了一下,扛起担子,慢慢起身离开。回到家里,我提着菜放进厨房,看到了垃圾桶里的菜叶和菜根分明和我手中提着的长得一个样。突然想到了烈日下的那个身影,希望他和每一个像他一样的人,每天的菜都能很快卖完。也希望,第二天我妈不要再让我吃芹菜了。


简单的让座

在公交上我让座过的人不算很多,他们我都不大记得了,除了一个,一个回收塑料瓶的老伯。他拖着满是易拉罐和塑料瓶的麻袋上的车,拖动时发出“哐哐”的声音,身上脸上都偏黑,不知是原本就是这颜色,还是沾了灰尘才变成这般。这不是我记住他的原因,这样的老人大街上有很很多。记住他是因为在我起身让座给他,面对他说你坐吧的时候,他满脸的震惊和不可思议,好似这个座位是什么龙椅一样,有些浑浊的眼珠盯着我愣了愣。他的第一反应是想谢绝我,我忙说没事,他也就坐下了,边坐下边对不停我说谢谢,小心的扯着他的麻袋,绕过我和一旁站着的人。过了有一会儿,我下车时和他对视了一眼,那份感激依旧浓烈。我有些震惊,我紧紧只是让了座而已,他受到了多少的冷眼才会对一点温暖这么感动。

或许多数人,都是感性的动物,都会很容易因为一点点小事所感动,希望每个人都能付出自己一点点的温暖,去暖化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