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云海

来源:法商时代发布时间:2016-12-15浏览次数:10编辑者:法商时代

见习记者 管婉灵

漫步在操场的时候,我偶尔会仰头看向天空。不由得想起在高中那段被时间紧缚的时光里,那时的我总会挣扎着抬起头,仰望苍穹云海。

那时我们起得很早,而冬季的天空偏偏醒来得有些晚。当我迈步走向操场准备进行早操时,天空才刚刚睁开它迷蒙的睡眼。此时天空的东方之一隅显露出橙色,橙光是柔和的,淡淡的,羞涩地躲在一幢幢楼房身后。而位于我头顶的天空是略深的蓝色,再往西颜色愈深,像是海的眼。在橙色与蓝色交融碰撞处是一点点的浅紫。此时的天空是一幅色彩碰撞融合的画卷,点缀有灰色或是浅黑的云朵。光明与黑暗同在,光与影相交缠。

尽管此时暖色调不敌冷色调,但天终究是要亮的。

当天大亮,阳光普照时,天空被蓝色所铺满。青空中游荡着洁白的云,有时成絮,有时成团,时而被风吹着缓慢推移,时而如蜉蝣般自在漂浮。太阳毫不吝啬它的光辉,尽倾于云上,为其披上一层薄纱。此时的天空很安静,当你仰望它,凝视它时,内心像是被厚而软的云所包围,柔软而又安宁。在此刻,心都会平静下来。

若是暴雨将至,天空便是灰蒙蒙的,灰黑色的云层如同棉被将天空从头罩到脚,空气中盈满潮湿饱满的水汽,让人感觉呼吸困难。当厚厚的云层气势汹汹地压下来时,天空变得很低,在头顶上方给人以压迫感。这种天气让人喘不过气来,浓重而压抑的沉闷感压迫着人。这时候若是再配上小山包似的作业或者是令人感到头疼脑热眼晕的试卷,那便是我最痛苦压抑而难熬的时段。当暴雨倾盆,凉风拂面时,像是一直塞住喉咙的棉花被取了出来,我也逐渐平静下来。此时的天空由灰转白,云消雨散。

我尤爱雨后的晴空,当真印证了“一碧如洗”这个成语。此时的天空是碧蓝的,纯粹而明亮。几乎没有什么云团,天空如同一块上好的碧色琉璃,纯粹的蓝让人感觉神清气爽,心旷神怡。

晚霞出现的时刻是天空最为变幻莫测,颜色最为丰富的时刻。有时霞光将天空染成赤色,如同流出的血液,云团时而成马时而消散,让人不由得生出一种临于战场之感,仿佛感受到金戈铿锵,战马嘶鸣声涌入耳际,于是心下激动不已,久久难以平静。而有时霞光会变成奇妙的玫瑰色,或是柔软瑰丽的浅紫色,天空在此时似乎变得浪漫而多情,展现出它最为曼妙的一面。

但若是与家人一起,晚霞出现的傍晚时光则成为了一天之中最奇妙的时光。坐在餐厅里望向窗外,耳畔是家人做菜时所发出的美妙且熟悉的噼啪响声,眼前是融化在柔软的赤金色霞光中的云朵,鼻端细细嗅着食物的香气。时间似乎在此刻静止,为这个场景渲染出一个朦胧而甜蜜的边框,日后想起时,被勾起的不只是胃口,还有乡愁。

夜幕降临,夜空很美。幽黑的天幕中零零散散地撒着一碎碎的星屑。此时的云同天空一起沉默着,隐于黑暗之中。这时候的舞台不再属于云与日,而是属于星星。虽然它们散发着微弱的甚至是不起眼的光芒,但你可知道它们穿越了多少年多少光年,经历多久的寂寞,才到达你的眼前?可是它们并不会说。黑夜是静谧的,星星不语,云与天空一起沉默。

苍穹云海总是变幻莫测。而正因为一切都是未知的,所以当你仰望它时内心的惊喜总是无限的。

人与万事万物都在变更,苍穹云海也是如此。

唯有时间静静流淌。